首 页 >> 最佳豪婿
第1740章贪生怕死
作者:一点寒芒
目 录
“不要再使用任何忍术!”
月野陵一声怒嚎。
说是怒嚎,其实更像是哀嚎。
他怎么也想不通,为什么江寒能够像是复读机一样,直接看一遍就能重复他们的忍术。
其实,这件事就是巧合了。
江寒的昊天剑使用时需要印记,所以各种印记手法,早已记在了他的脑子里。
熟练到,江寒直接就能用脑子构思印记,心念一动昊天剑就能出鞘。
这忍术的印记与昊天剑相比,只能说是大同小异。
知道了原理,要掌握起来真的不要太简单。
而且,以江寒的记忆力和天赋来说,他轻易就可以完成别人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听到月野陵的怒嚎,江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本想学更多一点技能的,只可惜,这老头不够豁达。
既然是这样,那他也就不客气了。
伴随着江寒手中印记的出现,天地间的能量开始了汇聚。
一股让月野陵都感觉到心悸的能量波动,从江寒所处的方向传来。
月野陵顷刻间丧失了一切战意,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看向江寒。
“不可能,不可能,蛮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掌握忍术,怎么可能调集到如此之大的波动?”
月野陵嘴里一直喃喃自语着。
他所谓的波动,实际上就是构成忍术的必要能量。
虽与灵气本出一源,但实际构造却不相同。
波动中除了灵气外,还蕴含着强大的元素能量。
因此,忍术才会被分为火系,水系,土系,木系,金系这五种派别。
其实,也就是掌握了什么元素,就什么派别。
月野家的忍术,掌握的便是火系忍术的派别。
虽有偷学别的派系忍术,但主体而言,依旧还是火系忍术为主。
他刚才释放的火遁墙以及火蟾蜍,都是火系高级忍术,也算是他的家底之一了。
至于其它高级忍术,他是完全不敢再放了。
那特么就是在给江寒送技能!
他情愿死,也不想再动手。
不过,他嘴上倒是没闲着。
“无耻小人,竟敢偷学我们的忍术!你们国家不过如此,你们的人民更是可耻!”
“百年前,我们就该将你们灭种诛族,你这畜生,也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!”
……
就在他怒骂的同时,江寒的印记已经完成。
一道数十米高的火墙,出现在了月野村的上空。
月野纱织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切,仿佛是不相信这一切一般。
凝结出如此之大的火遁墙,绝对不是一个忍术的初学者能做到的。
接下来的一幕,更是直接击碎了月野纱织的世界观。
一头足有十多米高的火焰蟾蜍,从空中的火墙之上扑了下来。
落地后,整个地面都为之震颤。
“同时使用两个忍术?”
月野纱织人傻了,同时世界观也崩塌了。
从出生到现在,她从来就没听说过,任何人同时使用过两个忍术。
好在她人傻了,不然,她这时就能看到,江寒一口老血喷了出来。
这东西,难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。
江寒几乎耗尽了丹田之中所有的能量,才将这些元素能量汇聚到一起来。
如果这两人细心观察就能发现,此时江寒体内所剩的能量,甚至挡不住一个六品武者的人攻击那么一下。
只不过,这种机会只存在几秒钟的时间,江寒便从包里掏出了一把药塞进了嘴里。
随着丹药吞下,砰的一声,从江寒体内一股新的能量又爆发了出来。
“呼,真爽!”
感受着再次充沛的能量,江寒长呼了一口气。
直到此时,月野纱织才发现刚才江寒已经耗光了能量。
但为时已晚。
毕竟此时的江寒,体内可又充满了精粹的能量。
一咬牙,月野纱织转过脸告诉月野陵。
“爷爷,我们快走,这个人是妖怪!”
“我先走,你留下来断后!”
月野陵也是干脆,撂下一句话后转身就跑,就连头都不回一下。
如此干脆的举动,又让月野纱织傻眼了。
不过,片刻后她就回过了神来。
从表情来看,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虽然,月野纱织想要月野陵离开。
但是,江寒可不给他离开的机会。
一个闪身,江寒出现在了月野陵的面前。
“老东西,你速度太慢了!”
修炼者本应是越来越强大,但是,忍者却完全相反。
常年的战斗,让他们需要不断的调集天地间的元素之力,所以,对于身体的损耗极大。
而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本钱像江寒一样,吃药和吃糖一样。
于是,久而久之,越老的忍者,实力也就越弱。
不管其修为到达了什么地步,他们的身体都会局限他们的战斗能力。
看到江寒来到面前,月野陵还想要反抗。
然而,江寒就是奔着要他命去的,根本不给他防抗的机会。
金身全开,江寒一只手捏住了月野陵的天灵盖。
这老头,也是个废物。
堂堂武宗,就这么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江寒给拎了起来。
旁边那些武士都吓傻了。
武宗都斗不过江寒,他们这些武者,简直想都不敢去想。
没有丝毫的犹豫,一群人转身就逃。
但江寒的昊天剑,早已锁定了他们。
他们的奔逃,不过就只是增加一点昊天剑的击杀距离而已。
就在这时,有一人逆着人群冲了过来。
江寒猛然转过脸,看向奔来的月野纱织。
“你也想要死吗?”
月野纱织脸色突变。
她知道,自己斗不过江寒。
可是,她也不能容忍江寒在她的面前杀了她的爷爷。
“我求求你,放过我爷爷!不管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会答应你!”
月野纱织哭着说着,跪在了江寒的面前。
江寒一声冷笑,转过脸看向月野陵。
“你孙女挺懂事的,你怎么看?”
月野陵倒是干脆的让他都有些意外。
“放过我,你抓住她也是一样的,一命换一命怎么样?”
听到这些话,江寒都想给他一耳光。
不过,他的确需要一个活口。
转过脸看了看月野纱织,又看了看这月野陵。
微眯了一下眼睛,江寒手掌猛然发力。
月野陵身体彻底瘫软了下来。

爱小说书城

 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0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9-2020 www.ilovebook.me